首页 > 旅游 > 自驾游|正文

KTV女郎邂逅斯文经理 凌晨醒来衣衫不整遭勒索

来源: 新浪新闻  陈海虹
2019-02-19 14:47:17
分享:

11月9日晚上7点,小朱在KTV邂逅一中年男子,对方穿着一件黑色长款皮衣,戴黑框眼镜,挺斯文。

男子递给小朱一张名片,上面印着:宁波星普七星电器有限公司电脑部经理——翁超。

两人聊得投缘,互换了联系方式。

11月10日晚上,“翁经理”拨通小朱电话,约她去百丈东路一家咖啡馆小坐。

见面后,“翁经理”给小朱点了简餐,请她喝了雪碧兑红酒……

第二天清晨醒来,小朱发现躺在自家床上,衣衫不整,手机和现金不翼而飞,“翁经理”留下一张字条,称借手机一用。

小朱向百丈派出所报警。

醒来

民警谢凯说:

小朱说,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她一点都记不得了。

让她不安的是,前一天晚上,她穿着长筒丝袜,外面再套了一条牛仔裤,可是醒来后,牛仔裤里面的丝袜被人脱掉扔在地上,她原先穿的米色内衣,醒来却变成黑色内衣。

小朱的第一念头是自己被侵犯了。

“我觉得太脏了,好害怕,马上去洗澡。”

之后,小朱才发现,她的iPhone 3手机不见了,300元现金也没了。电视机柜上留着一张纸条:

××(小朱的全名)

我有事先走了,你电话我借用一下,醒后打你电话,我给你送过来。

不要着急,打你电话,我送过来。

吻你。

男友超

心理战

11月12日中午,小朱又匆匆忙忙跑到派出所。

“他说手上有我的录音,要我拿5000元去换。”

民警决定引蛇出洞。

打电话联系“翁经理”前,民警对小朱进行了系统培训。

“一定要稳住,提出和他见面,让他放心你不会报警,问问他有没有拍不雅照……”

中午12:00,小朱拨通了自己的手机,“翁经理”接了电话。

朱:你手里到底有我什么东西?我要确定后才能把钱给你,不然你忽悠我怎么办?

翁:你稍等,我给你发一段。

(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的电波声。)

朱:听不清楚,你有没有给我拍照片?

翁:我手上有4段录音,一段是在去你家的路上,你说一定要去我家里,你说你有老公,这种话我都录下来了。

细节方面我就不多说了,给我5000块,我没有拍你裸照,这种事做绝了,反而做大做坏了,我做事有点分寸的,知道吗。

朱:怎么把钱给你?

翁:你把钱打到我卡上,我再把录音笔给你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折腾下来,男人很狡猾,要求先打款,坚持不露面。

一旁的民警听得着急。

百丈所分管刑侦的副所长崔毅使了个眼色,示意小朱掐断电话。

小朱意会,装出一副不耐烦的语气“我不想听那么多,你把录音笔给我,我把钱打给你就完了。我刚才从姐妹那里把钱借来了,你自己看着办!”

(崔所长分析:这人对钱很看重,挂掉,晾他一会,让他先急,我们打个心理战。)

抓捕

约定的时间是下午2点。

民警叮嘱她“稳住,一定要让他下车,千万不能上出租车跟他走。钱在你身上,主动权在你手上。”

下午1点半,便衣民警已经在现场守候伏击。

提前20分钟,“翁经理”出现了。他是来打探情况的,反侦察意识很强。

小朱手机响了,“翁经理”要求她往前走50米到前面的红绿灯上出租车。

小朱拒绝。

出租车停在了开心大药房门口。

“翁经理”打开车门,威胁说:“上车,我车里有枪,你别耍小动作!”

小朱决定搏一把:“我要是上车了,你在路上把我怎么样不是更危险?”

“翁经理”终于下车。

说时迟那时快,4个便衣上前,谢凯一个背摔,“翁经理”被制服。

经查,男子姓孙,吉林人,1974年出生,无业。之前曾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。

孙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孙某和小朱

民警谢凯透露,孙某的字很秀气,不过他反侦察意识很强,留在小朱家的纸条故意写得歪歪扭扭。

孙某随身的包里放着《沃尔玛营销策略》《开拓》一类的励志书。

孙某自称曾是厦门大学的学生,学的是金融专业,因为家境贫寒,1998年中途辍学,为此还恨过家里人。

他还说,之前坐牢时听狱友说起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的都很有钱,家里随便放个几万元,于是决定去娱乐场所寻找目标。

谢凯怀疑,孙某应该是广撒网,“我们从他手机上随便拨了一个号码,接电话的自称是某大型娱乐场所工作的,说前几天也收到过一张一模一样的名片,只不过没时间去赴约。”

至于小朱,民警在她家的电视机柜上发现一张纸条:“我要攒够2万元给儿子治病。”

事后,记者联系上小朱,她说自己才刚来宁波一星期,孩子5岁了,在老家由奶奶抚养。因为孩子手上长了骨疣,医生说做切除手术要两万元,老公又好吃懒做,她这才跟着小姐妹出来,想早点赚够钱回家。

小朱说,之所以把那张纸条贴在电视机柜上,“就是希望让自己工作时心情好过一点。”

果然,没多久,男人电话打回来了。

朱(趁热打铁):你还是当面给我说清楚,到底有我什么东西,你给我录音笔,我再给你钱。

翁:不见面,不能见面!

朱(坚持):要不你说你在哪里,我来找你吧。我怎么知道你手里只是这个,下次再勒索我怎么办?

翁(有些动摇):当面,一定要当面?

朱:你看着办,你先考虑一下,待会我再打给你,先挂了。

没多久,男人又打回来了:你是不是已经报警了?

小朱说没报警。

男人终于松口:一个小时内,我们见面。

我现在回去换衣服,不能穿风衣,到时有异常情况,跑也不方便。

我到了开心大药房附近,会打电话让你出来,沿着马路往前走50米远。我在后面跟着,看有没有人跟着,我打电话让你过马路,你就过马路。

我的的士跟在你后面,确认没别人你再上车,随便你说去哪,咱们去个公园或者海边,一次搞定。

一句话认识一位民警

谢凯:27岁,百丈派出所刑侦民警,是位帅哥警察,性格温和,心思缜密。从警六年,是所里的破案能手,得到过4次嘉奖。他记忆力超好,能随口背出办过的嫌疑人的身份证号码。

监控

民警赶到事发地,调出监控。

监控拍下了男子的一组小动作:

19:26,男子先到,点了一听雪碧,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块布,在雪碧边缘不停擦拭。

不久,小朱进来了,两人又叫了3听雪碧,一瓶红酒,两份简餐。

20:08,趁小朱上洗手间,男人拿过擦过的那听雪碧,从口袋里掏出什么,把雪碧放在桌底,不停晃动,之后再把雪碧倒在小朱杯里。

小朱回来后,又喝了几口饮料,第二次起身时,已经有些站不稳了,男子走到小朱身边,搂着她不知说些什么。

22:57,男子搀扶着小朱离开咖啡馆。

事情有些蹊跷,民警给小朱做完笔录,嘱咐她随时向警方汇报男子的最新动向。

(都市快报 通讯员 易雪竹 记者 陈超 )

www.ahgree.com.cn
关键词:衣衫,斯文,不整,女郎,经理责任编辑:马婷婷